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口碑最好的减肥产品 > 正文

网红减肥药被曝为假药 标注产实际产自江苏丰县

作者:淘宝最好的减肥药 来源: 日期:1/31/2018 4:17:49 PM 人气: 标签:口碑减肥药

  在减肥圈,“舒立轻”是一款知名度极高的减肥药,全英文的说明书,产地标注为,一些减肥达人昵称其为“小舒”。谁能想到,这样一款“高大上”的减肥药,竟出自偏远村落脏乱的农家小屋里。

  近日,在江苏省食药环总队的全程指导下,苏州市破获一起督办的特大假减肥药案。从购置机器、原料再到全国,这款假药是如何绕开层层监管畅销全国的?

  在百度上输入“舒立轻”三字,立刻会跳出8万多条搜索结果。其中既有“官网”,也有消费者交流的“贴吧”,有的“贴吧”跟帖达11万之多。

  “在微信圈它的知名度更高,至于这个品牌到底从何而来,至今没人能说清楚。”主办此案的苏州市相城太平赵辰曦说,“称是很流行的药,但是,我们托人在药店并没找到这款药。而在国内是肯定不允许的,因为药品进口名录里没有这款药。”

  市场上的药从何而来?2016年10月,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在线,注意到这款减肥产品,检测发现含有非法添加物。于是,将线索推送至,最终此案交由苏州承办。

  “药品包装之精美与生产脏乱,形成巨大反差。”赵辰曦说。警方的视频显示,药品生产的地点,是在徐州市丰县一个偏远村庄的农家院落。屋由黄砖砌成,内部杂乱无章,生活用品与制药的主、辅料堆放在一起,地上到处是散落的药粉,还有部分药粉盛放在两个敞口的小盆中。

  苏州市药品检验检测研究中心对犯罪嫌疑人生产的“舒立轻”进行检测,发现药品中有盐酸成分,每公斤含量为2685.7毫克,按相关法律确认为假药。盐酸是中枢神经食欲剂,具有食欲作用,副作用大,可能导致高血压、心率加快、厌食、肝功能异常。2010年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宣布国内停止生产、和使用制剂和原料药。

  更的是,为追求效果和口碑,犯罪嫌疑人不断随意增加含量。刘某向警方供述,一开始,每粒胶囊含25毫克“”,后逐步加到40毫克,最后是50毫克。每次调整成分配比,刘某会让钱某试吃,确认吃后口干口渴、无食欲,才快递给下家。除了“舒立轻”,他们还生产“健之达”“百秀纤”两款品牌的减肥药。

  来自河南、在苏州打工的王某称,她最初是帮人从网上代购减肥药,后来发现市场需求大,从2016年4月份开始自己各种减肥药。她在淘宝设立了网店,但主要还是通过微信私下交易。她还将弟弟、姐姐两家人带入共同“致富”。

  王某的减肥药品牌很多,有不同的来源,刘某只是其上家之一。而刘某的药品至全国20多个省份,王某也只是其下家之一。

  “整个网络错综复杂,且都使用匿名、假名,查清难度极大。”赵辰曦说,“在王某家中,我们查获的发出的快递单就有上万份,但这也只是整个案件的冰山一角。”

  目前,警方的显示,刘某制售假减肥药不到7个月,额高达73万余元,平均每月10万余元。王某本人9个月额高达120万元,而其整个家族额约200万元。

  “犯罪嫌疑人没给我们留下账目,这是6位办案人员花费一个多月,通过微信、支付宝聊天和交易记录整理核实的交易额。”苏州市相城太平所长李华章说,“实际额可能远高于警方所能核实的额度。”

  “假减肥药的利润堪比贩毒。”苏州市与食品药品支队副支队长田伟说,以“舒立轻”为例,犯罪嫌疑人王某从刘某处购,最初是68元/瓶,她一般加价一倍,以130元/瓶的价格售出。后来,刘某将价格降至25元/瓶,王某也适当降价,但最低也要75元,是进价的3倍。

  生产假减肥药的嫌疑人刘某原来也是做转手生意的,嫌利润不够高,转而自己生产。假减肥药利润有多高?警方告诉记者,刘某购胶囊壳每万粒仅100多元,生产一瓶“舒立轻”给钱某工钱仅1元/瓶,而其售价少则二三十元,多则五六十元。嫌疑人刘某和钱某生产了多少假减肥药已难以统计。警方从刘某付给钱某的工钱推算,总共十多万瓶。

  此案主要嫌疑人刘某27岁,大学毕业,之前从未接触制药。钱某是一名47岁的农民,初中文化。他们是如何大量制假、贩假的?

  据了解,刘某先是百度寻找到胶囊壳的网友“小精灵”,然后加微信,不需要提供任何资质,不需要做任何说明,即可购。接着又百度找到网友“海诚”,将要仿制的药品外包装平面设计图和产品说明书发给对方,同样不需要资质证明和说明,就可让其生产。

  防伪标识也能从网上轻松搞定。刘某找到“龙兴奥美”,要求其生产三款药品的防伪标识。对方没过问资质和用途,收到模板就答应为其生产,而且还将其中两个防伪标识上的网址主动改为自己设计的虚假网站,好让客户在假网站上查证产品信息。

  为了让胶囊看上去更加饱满,刘某又找到“广州纽隆化工”等网友,了一些医用辅料。同样,双方之间也非常“默契”,不多问,只通过、微信、QQ,不见面、不签合同。购胶囊灌装机器,对方还来安装、维修,也同样“默契”,并不多问。

  唯一遇到的询问,来自一个叫“追求”的网友。刘某向其购盐酸,对方问了一句做什么,刘某毫不避讳,直言做减肥药。对方不但没说什么,相反还告知添加剂量。不过,因为效果不够好,刘某后来又找其他网友购盐酸。

  纵观整个案件,从购原料到,基本上都是网上来网上去,且一对一私下交易,把传统的工商、食药监等监管环节全都绕开。

  苏州市与食品药品支队支队长顾德胜说:“过去的监管模式在网络时代不管用了,迫切需要改进。”苏州警方表示,当前一些社交既有聊天功能,又有支付功能,极易被利用,迫切需要加快构建网上数据管控体系。同时,需要网络企业担负起应有的社会责任,配合相关部门做好管控,并努力提高对产品和交易的监管门槛。(朱国亮)
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